爱宜都网

 找回密码
 新会员注冊

QQ登录

查看: 27821|回复: 15

[随笔] 缅怀我的爷爷-陈民老师

  [复制链接]
手机阅读本帖:
{lang mobile:qr}
发表于 2018-12-25 14:1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新会员注冊

x
接到我妈电话的时候,在外出差,电话那头只有哭声,虽然早有心理准备,可还是没忍住,鼻子一酸,哭了出来。

爷爷今年的生日没有过,家里提前买好了鞭。爷爷十年前就拍好了遗照,为了支持国家鼓励火化的政策,亲自去公墓挑了个位置,一面靠山,一面可以俯视半个宜都,这个他洒下热血和汗水的第二故乡。

爷爷原名陈维民,1926年生于广东惠来,潮州人,陈家祠堂出资供他读了书,成绩好,44年读南华学院史哲系。47年时事动荡,当时他的老师是地下党负责人,爷爷了解情况后毫不犹豫地加入了反国民党学院派,后因国民党压迫,弃笔从戎,由地下党输送到大南山游击队入伍。解放那年,爷爷任中国人民解放军闽粤赣边区游击纵队二支队二团四连连长。解放后任广东省公安总队军务参谋。

这些年份、部队番号,爷爷早早自己整理成册,还有很多难忘的故事,自己写成书,印刷成册,与人分享,也留给后人。爷爷户口本上学历这一栏填的是本科,文科生,很喜欢研究诗文,但凡高兴,都会写上一两首,谈不上立意高远,但记录生活,平仄讲究,韵味十足,我小时候,他经常反复吟给我听,吟完哈哈大笑,十分满意。一家人的名字全是他取的,我长辈的“淑珍”、“淑英”,都是平声,到我这一辈的“瑞春”、“志东”,“惠宜”,都是仄平声。两年前,爷爷卧床不起,说话已经很困难了,我念唐诗三百首给他听,每到他熟悉的诗句,他都会吃力的张嘴想要接下一句。

我赶到家的时候,租的冰棺还在路上,爷爷被绑成一个很别扭的姿势,像没有拧好的麻花。爷爷最后几年在病床上受了那么多苦,到闭眼还不能以一个舒服的姿势入殓,我好不容易忍回去的眼泪,再也止不住。我要求入殓师把绳子解开,可在他们看来,规矩和方便,比一具尸体的舒适度重要。

以前经常怀疑自己,亲人离开的时候,会不会哭不出来,那样会不会被人觉得自己是个忘恩的人,真正到了这一刻,心里只有止不住的难受,扯着心,想的是“再也见不到了”这样简单的事儿。

今年五月份母亲节那天,我下班回家,家里全是亲戚。爷爷血压180,心律不齐,高烧,喂药喂不进去,一直到半夜情况才稍微稳定,亲戚离开的时候被叮嘱手机不要关机,随时准备接电话。挺过了那个晚上,又坚持了几个月,直到八月份喂不进去饭了,家里人知道自己已经没有能力在家里把他照顾好了,于是第二天一早把爷爷送到了医院icu病房。

爷爷医药费是国家全额报销的,但是他一直都是拿自己的工资买药,不愿意花国家一分钱。最后在icu住了半年,用了国家三十万,也许是他最不愿意的事儿了。

爷爷曾经让我在网上寻找他当连长时的勤务兵,只知道名字和籍贯,找了很久没有回音,我想如果他还活着,也应该九十岁了吧。就是这么一个连年纪都不知道的人,曾经在战场上和他出生入死,救过他的命。那场战斗是爷爷他们连伏击敌人,要等天黑才能行动,他们中有叛徒提前开了枪报信,爷爷一枪就毙了叛徒,整个连暴露在敌人火力中。最终勤务兵带着受伤的爷爷跑了出来,全连死伤大半。爷爷最后半年躺在icu病房里,身边病床上的人来来去去,没有一个健康出院的,他躺在那里送走了不少人,我相信他不会恐惧,就像当年在战场上一样。

听妈说,她早上接到电话说爷爷只剩最后一口气了,爸妈赶紧到医院去接,一路上爷爷都睁着眼,一直撑到进家门,看了眼奶奶,看了眼家,闭上眼再也没有睁开过。

以前每次爷爷闭上眼,我都担心他还能不能再睁开,现在终于不用担心了。

冰棺拖到以后,给爷爷一手握了根拐杖,一手握了副花牌,睡了进去。爷爷生前有尿不尽,基本上每个小时要去趟厕所,除了打牌。14年春节,爷爷兴致很高,团年饭后拉着儿子孙儿孙女打牌到新年钟声敲响,一晚上都没去过厕所。从那之后,身体急转直下,就再也没有打过牌了。

灵堂搭的很漂亮,金灿灿的龙,银闪闪的布,不是因为有遗像,可能以为是喜事儿。来磕头的人有不少嘻嘻哈哈,93岁也差不多到了设计年限,爷爷自己也活不来了,喜丧。灵堂里租了自动麻将机,方便客人娱乐,倒是爷爷生的早,手搓了一辈子,没有享受到高科技。远处路过的小学生,虔诚的鞠躬,是对死亡最纯粹的敬畏。

第二天哥哥姐姐妹妹们也陆续赶到,倒地就哭。旁边的人一直安慰着"人死不能复生",这样简单的道理谁不知道,我听着反而心里想的是不能复生我真的再也见不到爷爷了,跟着哭了起来。

1958年,爷爷因为有文化,转业到宜都,在宜都一中任教。后又遇文革十年,去掉派名,改名陈民,躲在聂河四中附近一处农户家中,并在那里生下了我爸。平反后还是依然从事教育事业,先后在聂河四中和陆城一中任教。爷爷军人出生,又是大学生,很快就被评为高级教师。那时候爷爷是教师队伍里的骨干,激情燃烧,打篮球,唱黄梅戏,带自己的学生横渡长江,换做是现在的老师是万万不敢的。爷爷也常常评价自己这段豪气万千的教师生涯是风华正茂。

那时候学生都是住读,爷爷有军人的威严,也有父亲的慈祥。甚至很多时候他关心他的学生比关心我爸还要多。他经常把自己的饭票给自己的学生,给学生缝衣补鞋。葬礼上他的很多学生都到场了,有的朗诵了悼词,有一位爷爷学生说到:“除了我的父母,陈老师是我这辈子最感激,对我最好的人。”都说人的一生,只有在落下帷幕的时候,才可以盖棺定论。这样的师生感情,我体会不到,但我第一次体会到了桃李满天下这个词饱含的情谊。

葬礼上请了两个乐队,一土一洋,他们都演奏了《十送红军》,也许他们并不知道,他们送走的是一位真正的红军。

爷爷还有一些遗憾

一是台湾问题,他无法自己吃饭,无法正常大小便,还是会伸出四根手指,要求我给他调到中央四台,看《海峡两岸》节目。王师北定中原日,家祭勿忘告乃翁。

二是孙媳妇的事儿。这是他90岁生日的时候许的愿。广东人,又是祠堂出钱供的他大学,传宗接代的观念很重,他只有我爸一个儿子,我爸只有我一个儿子。

带着骨灰盒上山,有两棵树长高了许多,视线没有十年前好,远处能够看到建设中的白洋长江大桥,正是当年他带着学生横渡长江的地方。

这两天奶奶总是问我,有没有去医院看爷爷,他吃东西没有。奶奶小爷爷一岁,健忘对她来说也许是一种幸福。我说爷爷吃了好多,她就笑得开心又漂亮。

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星星了,不知道是因为环境变差了,还是忘记抬头了。想起小时候,他在阳台上教我念诗,教我认银河,认哪颗是北斗星。我已经长大了,知道人死之后不会变成星星,但爷爷永远是我人生中最闪亮的那个人。

IMG_4248.JPG
IMG_4252.JPG
IMG_4253.JPG
IMG_4254.JPG
IMG_4255.JPG
IMG_4256.JPG
IMG_4257.JPG
IMG_4258.JPG
IMG_4259.JPG

评分

1

查看全部评分

发表于 2018-12-26 08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真正的英雄,真正的榜样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12-26 10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天堂没有病痛,陈老爷子一路走好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12-26 10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朴实的句子,流露的是最真挚的情感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12-26 10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12-26 11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12-26 12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陈老师一路走好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12-26 14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同是本家.老先生一路走好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12-26 15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看完整篇,感动,想到了我自己的爷爷,也是当过兵的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12-27 08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篇文章写的真感人~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12-27 08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现在就在汕头,以前的潮州包括现在的揭阳、潮州和汕头,老爷子是惠来人,应该就是现在的揭阳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2-27 10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78983056 发表于 2018-12-27 08:47
我现在就在汕头,以前的潮州包括现在的揭阳、潮州和汕头,老爷子是惠来人,应该就是现在的揭阳市

是的,揭阳辖惠来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12-28 04:51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英雄,向陈老爷子致敬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1-3 23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情深意切,孝子贤孙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1-10 15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字字情感真切,看得我非常感动,想起自己的外公也是教师,禁不住流下了眼泪,勾起了对亲人的追思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7-2 13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感人至深!看的人眼泪都掉下来了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新会员注冊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站点统计|关于我们|手机版|法律顾问:熊安律师|爱宜都网 ( 鄂ICP备14016224号  鄂公网安备42058102000002号 )

GMT+8, 2019-9-20 20:31 , Processed in 0.115199 second(s), 15 queries , Mem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